豪领500书券
章节详情
《危婚》
添加书架 签到
第1章 摇摇欲坠的婚姻
02-01 11:39 发布 | 2258 字 | 关闭自动订阅

验孕棒上,显示两条鲜红的横杠。

辛愿紧紧的捏在手里,指节泛白,整个人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,那边一直是机械的女声: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。

不是真的关机,是拉黑了她。

辛愿苦笑一声,问家里的佣人借了手机再拨打同一个号码,很快就接通了。

“张妈,怎么了?”

“......厉南城,是我。”

那头停顿了许久,继而冷笑一声:“辛愿,你还真是会耍手段!”

说完,就准备挂断。

辛愿赶忙说:“别挂!求你别挂.......南城,我怀孕了......”

心咚咚的跳着,辛愿紧张的攥紧拳头,等待着他的审判。

在他眼里,自己大概是个蛇蝎心肠的狠毒女人,寡义廉耻的大骗子。

可孩子的到来,或许可以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,或许他会看在孩子的份上,好好跟她过日子......

“打掉。”

冷冰冰的话语,像是一盆冷水浇在辛愿头上,没有一丝一毫犹豫。

辛愿强如遭雷击,忍着情绪:“他可是你的骨肉!”

厉南城的声音像是寒风刺骨,“你不配怀我的孩子。”

嘟嘟嘟……

他挂了!

十分钟后。

别墅的门就被一股大力推开,辛愿吓了一跳,怔怔的望过去,只见厉南城逆着光站着,目光清冷投射在她的小腹上。

“夜长梦多,现在跟我去医院把孩子堕了。”

辛愿一慌,努力扬起的笑容僵在了脸上:“南城,孩子是无辜的......”

“那安琪呢?她不无辜吗?”他一把握住她的胳膊,疼的辛愿眼泪流出来:“如果不是你给我下了药爬上我的床,嫁给我的就是安琪!她也不会伤心的去夜店买醉,那样凄惨的死去!”

辛愿挣扎着,“那群强.暴她的人真的不是我找的,她是我大姐,我怎么会害她?!“

厉南城重重把她甩到地上,蹲下来捏着她的下巴:“那群人亲口承认是你指使的!警局审讯的时候我全程旁听!”

“怎么可能......南城,你信我,我真的没有......”

“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?”厉南城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提起来,冷漠而决绝的字眼让她如坠冰窖:“辛愿,你这么恶毒,该死的是你!”

头皮的疼痛让她麻木,可远不及心上的疤痕,辛愿泣不成声:“南城,我没有给你下过药,那天我也昏过去了,醒来的时候就躺在你身边,如果我知道你跟大姐情投意合,我不会跟你结婚的......”

他把她随意甩到了一旁,如同对待破布一般。

疼。钻心的疼。

辛愿浑身都开始不停的颤抖,她小心翼翼的护着肚子,跪在他脚边,认命道:“我知道你恨我,南城,我你想要怎么报复我都可以,只要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,就当我求你......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短短三个字,将她的一腔希冀击的粉碎,下一秒,她的睡衣就被撕了个粉碎,连底衣都没有留。

他拖着赤裸的她跪在辛安琪的灵位前:“安琪死的那天,就是这样不着寸缕满身伤,你也应该尝一尝安琪曾经受过的屈辱,在这里跪一夜给安琪道歉!””

辛愿顾不上寒冷,闭了闭眼睛。她知道,是自己间接害的辛安琪屈辱的死去,所以她一直供奉着辛安琪的灵位,结婚三年来,她每天都在忏悔。

跪大姐,她心甘情愿。

辛愿道:“好,我跪,可孩子......”

“好好跪着,明天再说。”厉南城转身上了楼,空荡荡的客厅只剩下一地的破布和狼藉。

膝盖下是冷硬的大理石地板,寒气侵入骨髓,钻心的疼。为了孩子,她愿意跪,受什么苦都在所不惜。

后半夜的时候,外面开始打雷,空气都凉的跟冰一样,辛愿冻得嘴唇青紫,咬牙忍着,双手交叠护在小腹上,将仅有的一点点热度都给予腹中脆弱的宝宝。

终于,天边泛起了鱼肚白。

厉南城出现在二楼楼梯边,跟电话里说了几句,缓缓走下来。

辛愿双手护着小腹,期盼的看着他。

“南城,孩子......能不能......留下......”

“我不会亲手杀了他。”

他的话让她心里缓了缓,长长的出了口气,辛愿几乎要心酸的流下泪来:“南城,谢谢你......”

“先不要谢的太早。”

厉南城话音刚落,别墅的门就被推开了,十几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,恭恭敬敬的叫了声:“厉总。”

“嗯,”厉南城指了指还跪在地上起不了身的辛愿,“把她送去夜宴会所,你们知道怎么做。”

辛愿立时僵在了那里,夜宴会所,就是辛安琪当时出事的那家。

明面上是酒吧,实际上就是男人的销金窟,女人的勾栏院!

原来他说的不会“亲手”杀了孩子,是这个意思!

他是要她在夜宴会所受尽屈辱,然后流产......

“辛愿,我说过,要让你血债血偿。”

她脸色瞬间惨白,拼命摇头,可惜双腿麻木站不起来,她就用力爬到厉南城的脚下,卑微的乞求道:“南城,我求求你,我还怀着孩子,等我把孩子生下来,你要怎么折磨我都可以.....”

厉南城一脚把她踹开:“这是你欠安琪的,你就得一样一样的还给她!”

抬眼对保镖们说:“带走。”

眼看着保镖已经要上来拿她,辛愿急的大哭,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:“南城,我给你磕头了,你放过孩子吧,我求求你......”

砰、砰、砰……

额头砸在地上,发出一声声闷响,厉南城却冷眼旁观,不为所动。

无奈,辛愿又调转方向朝辛安琪的灵位不住的磕头,泣不成声,“大姐,是我错,是我不对,我向你道歉,我对不起你,你在天有灵劝劝南城吧,好不好,我求求你了大姐.....啊……”

头皮忽的一紧,厉南城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昂起了头,另一手捏着她的脖子渐渐收紧:“不要以为道了歉就可以没事,你欠安琪的永远也还不完!”

转头对保镖厉声,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!”

“咳咳咳咳......”辛愿被重重的扔在地上,剧烈的咳嗽着,喉咙也火辣辣的疼,保镖们却已经上来将她反扭在地上,用粗绳子捆好了手脚,问道:“厉总,把她带去夜宴会所......要接客么?”

到底是厉总的女人,保镖们不敢贸然行动,还是问清楚比较好。

厉南城双目危险一眯:“夜宴是做的是什么生意,还用我再说么?”

“明白,我们会跟夜宴的老板说清楚。”

打赏作者

长按此图,识别二维码关注

即将全本购买《危婚》

取消 确认
100书券已到账,下载今日App即可领取
恭喜您获得 1个月饼
集月饼换iPhone 8 Plus
扫码领奖
恭喜您获得大礼包!
扫码即可领取万本免费精彩小说
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加载中...

打赏作者:书豆

确定